您的位置 首页 >

2021与2017相似及差异点

第一,我们在2020年7月的报告《宏观视角下当前像历史上哪个阶段》中指出2020年下半年宏观特征和2016年有九大相似性。 第二,同样,两阶段的更进一步分别是2021年与2017年,...
第一,我们在2020年7月的报告《宏观视角下当前像历史上哪个阶段》中指出2020年下半年宏观特征和2016年有九大相似性。
第二,同样,两阶段的更进一步分别是2021年与2017年,它们在周期位置和宏观特征上亦较为相似:
1)均处于一轮全球贸易景气修复周期,外需产业链是经济主要带动力量之一。
2)均处于一轮资本开支回升周期,制造业部门活跃度上升。
3)均处于一轮企业盈利改善周期,名义增长扩张(量价)带动盈利上行。
4)均处于一轮再通胀周期中段,猪周期背离约束一般物价,但通胀预期和资产型通胀已在上行。
5)均处于一轮控杠杆、严监管、防风险年,2017年房地产调控与金融防风险并行,2021年预计类似。
第三,这些相似性主要带给我们五点启示:
1)在需求上行的边际速度快于供给的背景下,2021年总供给可能同样存在类2017年那样的紧平衡,“供给偏紧”的领域值得关注。
2)工业品和一般物价均处于弹性扩大的阶段,价格线索对应着更多机会。
3)供给偏紧和产能利用率抬升逻辑上会带来资本开支上升,这是制造业活跃度上升过程中的线索之一。
4)从杠杆上行变为稳杠杆,政策会倾向于管住货币总量的同时优化金融结构,引导金融资源流向合意领域。这对应货币政策中性而金融政策偏紧。
5) “顺风、逆流”的宏观组合之下资产定价会倾向于具有明确确定性的领域。
第四,2021年和2017年也有三点关键区别:
1)2017年美联储已进入加息周期,2021年尚未有快速收紧的预期。
2)2016-2017年集中推进政策性去产能,从而带来工业品非常清晰的“需求扩张+供给收缩”特征;2020-2021年可能存在产能的自然淘汰,但不存在政策力量的系统性助推。
3)2014-2015年的估值扩张经历了2015年中-2016年的调整;2019-2020年的估值扩张则无系统性调整。
第五,严格来说每一年都是独一无二的,要找寻完全相似的历史阶段无异于刻舟求剑;但规律本身仍具有稳定性,对比则相当于建立一个思维“坐标”,还是可以带来一些参照。
正文
我们在2020年7月的报告《宏观视角下当前像历史上哪个阶段》中指出2020年下半年宏观特征和2016年有九大相似性:(1)原油和大宗商品经历了一轮调整后到了相对低位。(2)全球贸易处于周期低位且已经完成典型下修过程。(3)中国经济均经历了一轮中周期回落。(4)经济同样刚经历一轮外生冲击和短周期下修。(5)货币供给曾出现一轮上行脉冲,后续预计走向稳货币宽财政。(6)建筑业周期位置类似。(7)PPI同处一轮周期底部区域。(8)利率刚经历一轮中周期回落后处经验低位。(9)权益市场都经历了一轮低利率和产业转型预期驱动的牛市。
同样,两阶段的更进一步分别是2021年与2017年,它们在周期位置和宏观特征上亦较为相似:
相似点一:均处于一轮全球贸易景气修复周期,外需产业链是经济主要带动力量之一。2017年的特征之一是全球贸易修复,全球货物出口全年同比增长10.6%(前值-3.1%)。2021年的情况类似。疫情影响下全球经济和贸易在2020年均出现衰退,WTO预计全球货物贸易量全年萎缩9.2%。其中二季度环比下降14.3%,为有记录以来最大降幅,处于谷底位置;三季度环比二季度增长11.6%。中国出口、韩国出口在三季度、四季度均恢复明显。2021年随疫苗落地推动生产和生活正常化,全球经济活跃度上升,贸易将大概率继续修复。WTO预计2021年全球货物贸易量将增长7.2%。
相似点二:均处于一轮资本开支回升周期,制造业部门活跃度上升。5000户工业企业设备能力利用水平、固定资产投资这两个表征资本开支的指标均于2016年初见底,2016年初-2017年底处于典型上升期,2018-2019年因去杠杆再度进入徘徊。2020年疫情影响下,供给端加速出清,两个指标均显著下行;疫后随复工推进及需求好转开始底部回升。2021年在产能利用率偏高、需求继续好转的背景下,预计资本开支和制造业投资回升趋势将更为明显。
相似点三:均处于一轮企业盈利改善周期,名义增长扩张(量价)带动盈利上行。从企业盈利周期看,2016年初至2018年上半年处于企业盈利扩张周期;其中前半段是量价共同贡献,2018年上半年主要是PPI贡献。而本轮企业盈利改善自2020年5月起,至目前应属中段。后续驱动力量一则来自于实际增长将继续改善,二则来自于PPI的继续上行。
相似点四:均处于一轮再通胀周期中段,猪周期背离约束一般物价,但通胀预期和资产型通胀已在上行。对于那轮周期来说,PPI自2015年底、核心CPI自2016年初启动上行。2017年处于再通胀周期中段,PPI在高位徘徊(10月形成第二个顶部),核心CPI则继续处于上升周期。对于本轮来说,2020年5月PPI触底,2021年亦处于再通胀周期中段, PPI及核心CPI目前仍处于明确的上升趋势中。两个阶段的另一类似点是猪肉价格在同比上都会形成负贡献,导致CPI可能不会太高,但通胀预期和房价代表的资产型通胀已在上行。
相似点五:均处于一轮控杠杆、严监管、防风险年,2017年房地产调控与金融防风险并行,2021年预计类似。2012-2016年实体部门宏观杠杆率每年上行均在10-15个点之间,金融部门杠杆率亦是连续上行。2016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“要在控制总杠杆率的前提下,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”、“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、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”,在严格控杠杆的背景下,2017年实体部门宏观杠杆率只微幅上行2.4个点。同时,在推进“三违反、三套利、四不当专项治理工作”的背景下,金融部门杠杆率(资产方)下降8.6个点。关于房地产,2016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“要在宏观上管住货币,微观信贷政策要支持合理自住购房,严格限制信贷流向投资投机性购房”,2017年也是一个房地产调控密集的年份。
2021年情况较为类似,预计金融政策(房地产、影子银行、地方融资三个传统领域)相对偏谨慎。2020年前三季度实体部门杠杆率上行近25个点,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“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,处理好恢复经济和防范风险关系”、“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”。2020年12月31日,中国人民银行、中国银行(3.190, 0.00, 0.00%)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《关于建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通知》。
这些相似性主要带给我们五点启示:
第一,在需求上行的边际速度快于供给的背景下,2021年总供给可能同样存在类2017年那样的紧平衡,“供给偏紧”的领域值得关注。2017年是一个典型的名义GDP扩张的时段,不少领域需求上升速度快于供给,从而导致供给总体偏紧。2021年处于疫后生产和贸易活动进一步修复的阶段,供给将趋于改善;但疫苗落地后全球经济复苏加快的背景下,需求上行的边际速度可能比供给更快,供给偏紧的特征也会比较明显。这既可能会表现在一些原材料、传统工业品领域,也会表现在一些新兴工业品和消费品领域。总体来说,全球定价的产品这一特征应会更明显。
第二,工业品和一般物价均处于弹性扩大的阶段,价格线索对应着更多机会。名义GDP扩张、再通胀周期、供给偏紧三个逻辑均对应着价格弹性的扩大,2017年价格就是核心宏观线索之一,2021年价格线索下会有一些类似的确定性偏高的机会值得关注。
第三,供给偏紧和产能利用率抬升逻辑上会带来资本开支上升,这是制造业活跃度上升过程中的线索之一。2016-2017年曾出现一轮典型的朱格拉周期特征,后被2018年去杠杆打断。从工业企业整体的产能利用率来看,2020年三季度已高于疫情之前的2019年三季度;而这只是在全球经济恢复中段。在2021年需求继续扩张的背景下,供给偏紧和产能利用率抬升大概率会带来资本开支上升。
第四,从杠杆上行变为稳杠杆,政策会倾向于管住货币总量的同时优化金融结构,引导金融资源流向合意领域。这对应货币政策中性而金融政策偏紧。2009年宏观杠杆率上行32个点,2010-2011则分别控制在了7.8个点、-3.1个点;2012-2016年宏观杠杆率再度上行61个点,2017年控制在上行2.4个点、2018年进一步控制在-1.9个点。2017年和2010年类似,它属于“稳杠杆”年份,并非激烈去杠杆。我们以2017年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为例,报告强调下一阶段货币政策思路是“保持总量稳定”、“既为信贷合理增长提供必要的流动性支持,又防范信贷过快扩张和杠杆率进一步攀升”、“促进结构优化、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”、“加强重点领域风险防控”。简单来说,货币扩张期已结束,政策会倾向于管住货币总量的同时优化金融结构,引导有限的金融资源流向合意领域。前者对应货币政策,后者对应金融政策。导致最终“偏紧”并非完全源于货币政策,金融政策是背景之一。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太平洋在线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libangcaifu.com/8627.html

作者: 太平洋在线

免责声明:1、本站所有资源全部收集于互联网,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!
2、本站资源不保证其完整性和安全性,下载或者阅读后请自行检测安全,在使用过程中出现的任何问题均与本站无关,请自行处理!
3、本站为完全免费分享资源社区,所有资源问题,本站没责任,更没义务提供任何性质的技术支持,需要技术支持的请购买官方商业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