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>

【太平洋在线】光耀东方与国民信托“和解”谜团

截止12月23日,在该物业的拍卖页面上,状态显示为“已和解”。 2018年最后一天,听闻维权胜诉,央视女主持人徐珺,在微博上写下:“痛苦让人成长,也让人迅速成熟、懂得珍惜。”...
截止12月23日,在该物业的拍卖页面上,状态显示为“已和解”。
2018年最后一天,听闻维权胜诉,央视女主持人徐珺,在微博上写下:“痛苦让人成长,也让人迅速成熟、懂得珍惜。”
经过了一年半的拉锯与博弈,她最终成为家族“百亿资产纠纷案”的胜出者,如释重负。
徐珺的丈夫,是光耀东方集团(3.650, 0.00, 0.00%)的创始人李贵斌。此前多年间,他带领着企业收购资产、盘活烂尾楼、进击一线城市,曾有“地产黑马”之称,也萌生了上市的念头。
只是创业未半,李贵斌于2017年2月去世,光耀东方陷入了纷争的漩涡。其弟李贵杰,在哥哥弥留之际,将多家企业的股权转至自己名下。徐珺因此在山东、北京两地发起诉讼,要求确认涉事企业股权变更无效。
眼下,这部闹剧已落幕,但光耀东方也早已不复当年的发展步调,经营效率下降的同时,其旗下质押的资产也有被出售的迹象。
乐居财经在京东拍卖页面中发现,法院曾将位于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街道塔园 12 号的商业房地产(简称“塔园12号”)挂于平台上,并定在10月8日至9日进行拍卖。
知情人士透露,标的物业正是星耀东方的相关资产。资料显示,此次交易的申请执行人为国民信托有限公司(简称“国民信托”)。
揭开“塔园12号”面纱
塔园12号楼层并不高,仅有4层,而且里面并未腾空。
项目可使用面积15459.76平方米,总建筑面积33475.40平方米,评估价约为6.32亿元,起拍价约为5.18亿元。标的所有人为北京汉唐伟业投资有限公司(简称“汉唐伟业”)。
汉唐伟业目前的注册资本为2.125亿元,由冠县永联物流有限公司(简称“冠县永联”)全资拥有,从事商业地产开发及经营。向上溯及可以发现,该公司的实控人为许洪国,持有80%股份。
原本汉唐伟业的股东另有他人,直到2017年8月,冠县永联才成为它的新股东,并在该年度的10月份,将汉唐伟业的股权,悉数质押给国民信托,获取周转资金。
后来,因未能及时清偿债务,今年9月,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,冻结、划拨被执行人冠县永联、汉唐伟业银行存款4.39亿元,及其应支付的利息、复利及罚息。
而申请执行人国民信托,也对塔园12号项目拍卖、变卖所得价款,享有优先受偿权。不过,目前在该物业的拍卖页面上,状态显示为“已和解”。
目前,暂不清楚双方因何而和解。专业人士分析称,从被法院强制拍卖,到“临门一脚”和解,或许他们找到了偿债的其他方式,亦或许就债务问题,两者另外达成了某种协议,比如延长债务期限等。
尽管在表面上,汉唐伟业的股权归属,并没有出现“光耀东方”的字眼,但种种蛛丝马迹,却隐藏在相关的企业与人员之中。
山东聊城冠县,是光耀东方的起家之地,也是李贵斌、李贵杰的家乡,光耀东方在此地成立了许多附属公司。而汉唐伟业的股东冠县永联,它的实控人许洪国,也与它们有着紧密的联系。
比如,山东冠县房丽美商贸有限公司,就由许洪国、李贵杰分别持有90%、10%股份。而许洪国曾为山东聊城中安永盛商贸的法定代表人,该公司与李贵杰旗下的聊城市水城房地产,皆指向同一个注册地址“聊城市聊堂路13号”。
除此之外,汉唐伟业目前仅有一家子公司,叫做北京万佳英豪商场有限公司,它的法定代表人为李付齐。这位李姓高管,同时也是天津市光耀东方置业投资、山东聊城鼎辉商贸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。
类似的线索不一而足。这些都隐隐表明,塔园12号为光耀东方的相关资产。自从李贵斌离世之后,家产纠纷骤起,光耀东方运转效率下降,许多项目因此而停摆,变卖项目的事情,偶有发生。
去年下半年,有消息称,光耀东方对旗下的中关村(6.890, 0.21, 3.14%)“食宝街”项目进行了出售,接盘方为光大安石。这个曾经为该企业持续提供现金流的资产,转眼变为私募股权基金的囊中之物。
中途“折翼”
光耀东方董事长李贵斌,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,常以一副金丝眼镜,配以中式立领。他一口浓重的山东话,有品茶的雅好。
据说,在进入北京市场前,他经常在中关村附近的一家茶楼,以茶会友。
起初,李贵斌是聊城农业银行(3.140, 0.01, 0.32%)的高管,后投身商海,开启商业地产之路,成立光耀东方集团。他心里对市场有着较为坚定的判断:“烂尾之后价值被低估,就是傻子也知道能赚钱。”
从2003年起,五年时间内,光耀东方先后拿下了聊城新东方广场、邯郸新丹兰尚街、大同新东方尚街、石家庄品汇大厦等项目,并加以盘活,业务版图逐渐扩大。
2008年,李贵斌进京,收购了中关村购物中心47%的股权,并于隔年以约20亿总价,揽下了北京西客站附近、烂尾10多年的海天大厦。项目规划建面为20万平米,商业部分约10万平米。
短短半年,李贵斌便处理完这个不良资产的债务问题,让其焕然一新,并更名为“光耀东方广场”。项目新logo的灯光迅速亮起来的时候,业内为之惊叹。
光耀东方对于收下的烂尾楼,有一套惯用的操作路径。在拿下城市核心商圈的综合体项目之后,它一般会将其中的公寓和写字楼出售,而将商业物业自己持有,这样有利于资金的总体铺排与调配。
戴上“烂尾楼之王”的王冠,李贵斌在2010年前后,迎来了高光时刻;他也频频在媒体发声,宣扬自身的商业逻辑,并继续进击“价值洼地”。
同期,光耀东方土储建面为1000万平方米,销售额将达150亿,持有的商业物业达50万平方米,租金收入将达到3亿元。顺利的进展,甚至让李贵斌有了登陆资本市场的念想。
然而,企业辘辘前行的车轮,却因突发情况而减缓、转向。
据说,李贵斌生前除了工作,并无其他爱好,长期加班甚至昼夜颠倒的高强度工作,致使其身体不支,每况愈下。2017年2月3日,他被下发病危通知书,夜阑卧听风吹雨,家产之争的序幕,就此拉开。
原本,光耀东方旗下多家公司,都呈现出李贵斌、其弟李贵杰(原光耀东方总裁)、长子李烨东(第一任妻子之子)三者间60%、20%、20%的股权结构。
但被一番操作之后,则形成李贵杰和李烨东分别持股80%和20%的新局面,李贵杰随之成为多家公司新的实控人。
徐珺作为李贵斌的第二任妻子,认为此事不合理,于是将李贵杰等人诉诸公堂。后来,徐珺胜诉,股权架构回归到此前的模样。
彼时,出现争议的6家公司,分别为北京光耀东方航天桥购物中心有限公司、北京光耀东方商业管理有限公司、北京光耀东方时代购物广场有限公司、北京光耀东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、北京光耀东方羊坊店购物中心有限公司、天秤投资基金管理(北京)有限公司。
这几家公司,都是光耀东方重要的经营主体,但它们本身,以及关联的企业,都存在着不少股权冻结的现象。据乐居财经不完全统计,它们涉及的股权冻结事项多达十数宗,数额达到13.83亿元。由此可见,其遇上了较大的债务难题。
曾有媒体报道,就在徐珺一方官司获胜、股权变更回来后,李贵杰则开始大肆抛售,但所获资金却去向不明,这导致员工、企业面临窘境。
由于李贵斌早年投身于金融圈,光耀东方更容易得到金融机构的支持,比如在2007年底,该集团就获得了蓝山资本近9亿元的投资。
但如今斯人已逝,光耀东方似乎没有了从前的光景。
眼下,行业调控环境的变化、疫情的影响,使得不良资产市场不断扩大,参与的主体在不断增加。除了大量的内外资机构进入之外,还衍生出许多第三方服务机构,各方加持下,资金不断涌入不良市场。
作为昔日的不良资产整合者,光耀东方如今已转换身份,旗下资产成为了别人“猎食”的对象,令人唏嘘。
免责声明: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新浪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
责任编辑:唐婧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太平洋在线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libangcaifu.com/8388.html

作者: 太平洋在线

免责声明:1、本站所有资源全部收集于互联网,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!
2、本站资源不保证其完整性和安全性,下载或者阅读后请自行检测安全,在使用过程中出现的任何问题均与本站无关,请自行处理!
3、本站为完全免费分享资源社区,所有资源问题,本站没责任,更没义务提供任何性质的技术支持,需要技术支持的请购买官方商业版!